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0:55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宋瑜将阮君悦送回叶家,看着她进了家这才离去。

阮君悦取出钥匙开门,望着屋中熟悉的一切,说不留恋,那是她自欺欺人。

然而这一切从今往后已不属于她,纵是再留恋也无济于事。

她将自己的衣物塞进箱子,又去乐乐的屋子瞧了瞧。

当她看到乐乐的小书包,眼圈不由生红,攥着小书包抑制不住抽泣。

又见床上的芭比娃娃,眸光越发明亮。

阮君悦记得,这是乐乐生日那日,她买来送给乐乐的。乐乐当时喜欢的不得了,每天晚上都抱着芭比娃娃睡觉。

长此以往,那芭比娃娃上都沾染了乐乐身上的奶香味。

阮君悦抱着芭比娃娃深深嗅起,那感觉却像抱着乐乐,此物思人,泪水越发控制不住。

等她哭过了,才将芭比娃娃塞进箱子,在掩上房门那会,隐约瞧见乐乐就站在屋中,睁着两只水晶小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似乎在张口说:“妈咪别走!”

阮君悦以为出现了幻听,不时转身唤着乐乐的名字推门寻去,然而实际不过是一座空寂的小屋,她的乐乐再也回不来。

阮君悦重新拿了干净的纸将离婚协议打好,签上署名后搁在叶楚凡的书桌上,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合上大门那会,她习惯性地四处张望,想把这一切的一切都印在脑海中。

她感觉乐乐屋中的窗帘拂动了几下,总觉那道小小的身影还像往常那样掩在窗帘里望着她,随后冲她做鬼脸。

“妈咪早点回来!”

这是乐乐在她每次去上班时,冲她喊的话。

她几乎错误的以为乐乐没死,那场车祸不过是场恶梦,然而现实总归是残忍的,让她伤心之余又不得不接受。

阮君悦并没有回宋瑜那,而是临时租了间小屋住了下。

叶楚凡回到家,见家里冷冷清清,气得捶桌子砸板凳。又见屋里的衣柜里空空的,心瞬间抽空。

“阮君悦你真走得彻底!”

叶楚凡几乎咆哮起。

接着怒气冲冲地去了书屋,想看会文件,偏偏又见桌上整齐地摆着两张签好署名的“离婚协议”,突然间有种被人耍弄的感觉,让他心火窜烧。

那离婚协议自始自终都是按阮君悦的意思起的,叶楚凡还没好好看过。

此时他到是异常的冷静起,拿起协议细细看起,见协议上提到了“兴悦酒店股权”,叶楚凡顿时来了兴致。

他这位妻子与他结婚五年,走得时候连个杯子都没带,却独独提出要兴悦酒店6%的股权,这让他万万没想到。

叶楚凡了解阮君悦的为人,她提出要这份股权其实并不是为了她自己,怕是为了宋瑜。

叶楚凡真是气得好笑,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替别人考虑。

傻女人!

叶楚凡幽幽笑起。或许是他又发现了阮君悦的软肋陡然间心情大好。

叶楚凡拨通阮君悦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

那边的阮君悦刚卖了车,拿着卖车的钱正在看商铺,她打算拿卖车的钱开家蛋糕店。手机一睦搁在包里,根本没听到响声,等到想起时,已是十多分钟后。

见是叶楚凡打来的,以为他想通了,心里不时有些惊慌。

“字……签了吗?”阮君悦吞吞吐吐问他。

叶楚凡沉默了片刻,才说:“阮君悦,你就不能问点别的!比如说,我有没有吃饭?比如说我人在哪?”

阮君悦轻笑,她才没心情管他。何况两人不是一拍两散了吗?

“叶楚凡!你有话直说,我正忙着!”

“呃!那6%的酒店股权不想要了?”叶楚凡笑道。

听到股权,阮君悦不得不认真起,那是她唯一能为宋瑜争取的。

“那6%的股权是我应得的!当初转让酒店时,咱们可是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不会是想耍赖,连这个都要坑我吧!”

说这话时,阮君悦不免有些激动,连嗓音都酸哑了。

叶楚凡一愣,在他记忆里,阮君悦从没在他面前软弱过,如今为了这份少得可怜的股权倒求自己。不时心情大好,说:“那你现在过来,我要当面与你说清一些事!”

阮君悦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可为了宋瑜只能忍了。

“你在哪?”

“当然是在家!我可是爱家的好男人!”叶楚凡见她答应了,心情大好,不忘标榜自己抬高自己。

阮君悦轻轻哼声。

“你叶楚凡若是个爱家的,这天下的男人多半已成了猪!”

当然她这话也只闷在肚里,对于叶楚凡她暂且不想与他撕破脸,毕竟对方太强大,如今的她不能贸然与他过招。

阮君悦打了车赶过去,见叶楚凡懒洋洋地横在大厅的沙发上,那沙发正对着大门,她刚一进门,便与沙发上的叶楚凡对个正着。

叶楚凡穿着睡衣拖鞋,手里端着个高脚玻璃杯,杯里盛着红艳的酒水,一瓶扒开塞的XO竖在酒柜上,下面正压着两张印了字的纸。

那纸阮君悦认得正是她一心期盼的“离婚协议”。

阮君悦朝酒柜步去,拿起“离婚协议”见签名处依旧是空的,不由娥眉紧蹙。

“说吧叶楚凡!”

叶楚凡望着她瘦削苍白的脸,莫名的心尖一揪,晃着手中的玻璃杯,抿了口酒水,慵懒地往沙发上一靠。

“肚子饿了,没有力气,不如说完饭再谈!”

阮君悦气得咬牙切齿,如此无赖的叶楚凡真让她恨不得拍他一巴掌。

“那你快去吃啊!”阮君悦忍了忍,平复了心底的怒气。

叶楚凡盯着她瞧了片刻,倏然间站起:“悦悦,你不是也没吃,不如你现在去做饭,咱们一起吃!”

阮君悦适才想起,这一天跑了几处地方,还是早上吃了片面包到现在,叶楚凡不提,她还真忘了还有吃饭这档子事。

她记得冰箱里还有面条,也就不在推辞,大步朝冰箱走去,取了面条、青菜还有鸡蛋去了厨房间。

叶楚凡的视线一直跟随她,从没觉得她干起活来竟是这般认真,一眼一板竟像是在看舞台剧。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天不加更了,实在太冷,亲们见谅哈!

金华铝单板幕墙免费工地测量

永州市钢结构建筑鉴定公司

车载台式湿喷机湿喷机械手图片

沉淀法防结块二氧化硅生产厂家

数控型钢折弯机全自动型钢冷弯机型号

广东华盾发电站温度安检门厂商出售

淮南玻璃钢电力管原材料成分要求

多图威海地埋MPP塑钢复合管厂家

鹤岗风力发电200大弯头安全运输规定

超铖环保螺旋输送机厂家粉末螺旋输送机U型螺旋输送机绞龙管式螺旋输送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