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智造对话硅谷VC张璐做人民币基金暂时对我没有帮助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41:14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雷锋网新智造按:Fusion Fund (第一期基金时名为 NewGen Capital)是一家年轻的硅谷风投公司,创办于2015年,关注具有核心科技的早期创业公司。让这家公司被贴上“年轻”标签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其创始人张璐很年轻,只有28岁。2017年,张璐入选 Forbes 美国 30 under 30 及投资行业主题人物(第一位在美国榜单当选主题人物的华人),同时也登上了Forbes 亚洲 30 under 30 金融行业榜单,是唯一一位在同一年里,上榜两个区域 Forbes 榜单的投资人。本文为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对张璐的专访报道,讲述了张璐的投资之道。

千禧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刚过而立的李彦宏内心躁动,但很快他便做出了决定。随后,一如现在,他冷静地递上辞呈,订好机票,从硅谷飞回中关村。在人类历史进入新千年的第一天(2000年1月1日),正式创办百度。而那时,张璐才十一岁。

在彼时的节点上,李彦宏视乎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背后,是一群从硅谷回国的海归派创业者。

十年之后,张璐大学毕业。她迅速收拾行装,漂洋过海去斯坦福继续求学。如同过去那些来自中国勤奋的在创业者一样,斯坦福大学期间,技术出身的张璐便创办 Acetone ,一家医疗科技公司,其产品用于早期诊断ii型糖尿病。两年之后,张璐成功卖掉 Acetone,并受邀成为管理10亿美元基金的Fenox Venture Capital 合伙人。26岁时,她离开 Fenox,创办 Fusion Fund,开始了第二家公司的征程,没有选择回国。

在此时的节点上,张璐似乎也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背后,既是将眼光投向中国市场的外资,也是伺机出海的华人资本。

专注于在美国做投资十年间,中美大趋势的转变,在冥冥中改变着个体的选择。

张璐的 Fusion Fund 是一支纯美元基金,目前已经是硅谷成长最快的新基金,有关她的报道频见报端。很多人慕名而来,其中不乏国内机构,邀请她和 Fusion Fund 团队管理人民币基金,但她却暂不考虑。

我希望在硅谷踏踏实实地专注科技投资,专注于我们背后能够带来的一些中国资源,让Fusion Fund在未来10-15年内,成为硅谷一线的风投基金。硅谷的一线基金,现在还没有华人创始而来的。目前看来做人民币基金暂时对我的目标没有帮助。

当然,如果在未来人民币基金对实现这个目标有帮助,比如所投企业进入中国,需要更多国内资本支持,张璐觉得自己也会考虑来管理人民币基金,但同时她也强调,无论如何重心一定是在美国。

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深受硅谷影响的张璐觉得布局国内她没什么优势。在她看来,硅谷的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优势,做自己喜欢并且擅长的事情,做投资也同样如此。

张璐的优势在于技术出身,连同 Fusion Fund 其他合伙人也都拥有斯坦福的技术背景,其中还有一个院士。 这样的团队组合,让他们在性格上更亲近技术,相信技术有改变世界的力量。所以,在她看来,模式创新只是把一群人的利益拿给另一群人,而技术可以从根本上创造新价值,提高生产力和生产效率。

这样的想法并非出于感性,除了本身喜欢、擅长技术之外,在真实的资本运作中,张璐和团队会有更多逻辑思考。作为团队中唯一说中文的成员,张璐非常了解中国,因此对于中美的投资差异也更为清楚。模式创新凭借人口红利、大众接受速度快等因素做的非常好,如果Fusion Fund 在美国投模式创新,全球化竞争的大环境下,不一定能占得优势:

在每个历史在节点中,经济下行的时候,技术是唯一能够克服经济周期,提升生产力和生产效率的东西。硅谷领先全球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技术,正巧我们又擅长并喜欢,那我们就选择投资技术。

有了这个充分条件,张璐和她的美国合伙人在行业中又发现——许多技术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不仅发展成熟,更好更快,同时也更为便宜,比如传感器的低成本化,数据获取的低成本化等,就为商业化带来了可能,而不再像是2002、2003年那样,技术听起来很炫酷,但是找不到商业化前景。

这印证了张璐的投资逻辑,也更坚定了她坚持下去的决心。

不公平优势和商业化前景决定投资

按照既定的投资逻辑,Fusion Fund 围绕工业和企业级的“智能工业”、“网络技术”、“人工智能”和“医疗”四个方向,一共投了三十多个项目。两年多的时间里,“错过”了很多风口,不过对于张璐来说,风口确实也不太重要。在她看来,投风口项目可能很好看,但能不能让资本最大化却不一定:

我们从来不追风口,也不投社交游戏,O2O在硅谷很火的时候,我们在投技术类公司。当然,也没有投过VR和无人机。

话语间的坚定和自信,来自于一个判断。她认为,所谓趋势不是由资本决定的,而是由行业的从业者决定的:

我们判断趋势,很多时候是在研究从业者族群。媒体上热炒的“风口”,表面上资本和企业基数很大,背后却发现创业者进入的越来越少。作为投资人,如果和媒体是同步的,那要我们干嘛?媒体去投资就可以了,我们要比市场的反应早半步。

张璐解释说,早的这“半步”,不是凭空猜测,即便是硅谷成名的投资人也无法做这个判断。而来自于对某个领域资深从业者进行的研究,如果在这个领域浸淫多年的人都开始就此创业,且越来越多的话,那就是她会重点关注的一个方向。

除此之外,决定要不要投资一个项目,张璐认为要考虑两个方面:

不公平优势

如同张璐坚持在自己喜欢且擅长的领域进行投资一样,她认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形成“不公平优势”非常重要。没有“不公平优势”来形成高壁垒,很难突出重围。这个“不公平优势”可以是技术的,也可以是资源的,但无论哪种都是决定是否投资的关键因素。这种“不公平优势”,让张璐相信,在资本的帮助下,这家公司能够快速崛起。

商业化前景

关注技术形成壁垒的同时,张璐也非常务实,如果没有可观的商业化前景,Fusion Fund 也是不会投的。比如投资Paradromics 的过程。Paradromics是一个做纳米机器人的项目,当时团队、技术都非常好,但是还没看到商业化前景,所以 Fusion Fund 就没投。半年之后,Paradromics 团队将其技术应用在了帕金森老年痴呆治疗上,Fusion Fund 则立即跟进,此后 Paradromics 随后还得到了美国国防部也的资金支持。

此外,当问及技术出身是否会在金融方面形成短板,张璐一方面提到了此前在 Fenox 做合伙人的两年,一方面向雷锋网介绍硅谷投资人的情况。

按照背景,硅谷投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技术出身的,一类是金融出身的。前者关注早期的创业项目,后者关注中晚期的创业项目。对于前者来说,早期项目的核心在技术,如果让金融出身的投资人去看,肯定一个头两个大,在财务上也都是漏洞;而让技术出身的人去看中晚期的创业项目,有关财务、金融上肯定也没什么优势。

与具备“不公平优势”的项目一样,自己的定位也需要找到“不公平优势”。无疑,张璐依靠她的“不公平优势”,似乎提前锁定了未来的胜局。

雷锋网正在启动“新智造成长榜2017”评选活动,我们将对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进行大规模报道、梳理和调研,并联合数十家著名投资机构根据这些创新公司的技术实力、商业能力和成长性进行深度评选,最终从多个领域分别选出一些极具潜力成长性的创新公司。如果你想参与我们的评选,可点击「报名」链接,或通过邮箱xinzhizao@leiphone.com联系我们!

路面切割机出租货源

汽车机油代理批发

皮纹纸价格

书包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