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苏东坡传》读后杂感之五【热门新闻】

发布时间:2019-04-22 10:00:24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苏东坡的浩然之气之美

我们再来粗浅地了解一下苏东坡的才华之美吧!我想苏东坡一定是个唯美主义者,因为不论男女,相貌出众的人大都是唯美主义者,不过苏东坡的唯美主义和凡夫俗子的唯美主义当然有着不同的内涵和境界,他更注重精神上、灵魂上、才华上的唯美追求。

苏东坡健壮结实,骨肉匀称。由他的画像,我们不难判断,他是五尺七八寸身高,脸大,颧骨高,前额高大,眼睛很长而闪闪发光。下巴端正,胡须长而末端尖细。最能透露他特性的,就是他那敏感活动、强而有力的嘴唇。他的脸色红润,热情洋溢,会由欢天喜地的表情一变而成抑郁沉思的幻想状。通过林先生的这段描述,我们的脑海中就逐渐浮现出了苏东坡那英俊潇洒、风浪流倜傥、谈笑自如的音容笑貌,真得好帅!更令粉丝们着迷的是他这个天才在诗文书画诸方面表现出来的奇光异彩,不仅迷倒了和他同一个时代的才子佳人,更迷倒了后世千千万万个在诗文书画方面孜孜追求的美学者。

苏东坡天赋的才气,特别丰厚,可以说是冲破任何界限而不知其所止。他写诗永远清新,不受限制。即便浴池内按摩筋骨亦可如诗,俚语俗句用于诗中,亦可听来入妙。往往是他在作诗时所能独到而别的诗人之所不能处,才使他的同道叹服。他在文学上的主要贡献,是在从前专限于描写闺怨相思的词上,开拓其领域,可以谈道谈禅,谈人生哲理,而且在冒极大之危险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形之下成功了。

苏东坡的作品经久而不失其魔力的真纯又为何物?他自己是这样解释的:做文章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苏东坡很巧妙地描写了自己的为文之道,其行止如行云流水,他是把修辞作文的秘诀弃之而不顾的。何时行、何时止是无规矩法则可言的。只要作者的情思美妙,他能真实精确地表达出来,表达得够好,迷人之处与独特之美便自然而生。果能表现精妙而能得心应手,则文章的简洁、自然、轻灵、飘逸,便能不求而自至。

宋神宗的一位侍臣对人说,每逢皇帝陛下举箸不食时,必然是正在看苏东坡的文章。即便在苏东坡贬谪在外时,只要有他的一首新作的诗到达宫中,神宗皇帝必当诸大臣之面感叹赞美之。正是这赞美,使某些大臣更加害怕,必使神宗在世一日,苏东坡就在外流放一日,不能回朝。

欧阳修说每逢他收到苏东坡新写的一篇文章,他就欢乐终日。欧阳修为当时文学权威,一字之褒,一字之贬,即足以关乎一学人荣辱成败。当年一个作家曾说,当时学者不知刑罚之可畏,不知晋升之可喜,生不足欢,死不足惧,但怕欧阳修的意见。试想一想,欧阳修一天向同僚说的话,那该有何等的力量啊!他说:读苏东坡来信,不知为何,我竟喜极汗下。老夫当退让此人,使之出人头地。这种话由欧阳修口中说出,全京都人人知道了。据说欧阳修一天对儿子说:记着我的话,三十年后,无人再谈论老夫。他的话果然应验,因为苏东坡死后的十年之内,果然无人再谈论欧阳修,大家都谈论苏东坡。他的著作在遭朝廷禁阅之时,有人还暗中偷读呢。

苏东坡不仅是著名的诗人和散文家,他也是第一流的画家、书家。在中国绘画上他与年轻艺术家米芾共同创出了新门派,那就是文人画,在宋朝,印象派的文人画终于奠定了基础,而使中国艺术增加了独特的优点。他论自己书画时说:吾书虽不甚佳,然出自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苏东坡天生聪慧,对佛理一触即通,常与僧人往还,是第一个将佛理入诗的。他曾说:未有天君不严而能圆通觉悟者。佛道,皆始于此心的自律。他自己寻找草药,在中国医学上他也是公认的权威。他还涉猎造酒、炼丹术、瑜伽、气功等等。

正是苏东坡精神的丰美、灵魂的盛美和才华的绝美,使他一生受人仰慕、膜拜,数不清的风流才子慕名前往,甚至心甘情愿陪他流落天涯,一起受苦。在徐州做太守时,秦观慕名而拜,把苏东坡比作天上麒麟,又向苏东坡说:不将俗物碍天真,北斗以南能几人?被贬黄州时,一个叫马梦得的读书人始终陪伴着苏东坡,非常忠实可靠,过去已经追随苏东坡二十年了,非常信任他、崇拜他,现在还在陪着苏公受罪过穷苦日子。苏东坡在诗里叹道: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四川眉州东坡的一位同乡、一个清贫的书生,名叫巢谷,特意千里迢迢、不求回报来做东坡孩子的塾师。他被贬岭南惠州时,只带着朝云和大儿子苏过,其他的就安顿在了太湖边。苏州一个姓卓的佛教徒,步行出发,横越大庾岭,走得满脸紫赯色,两脚后将皮,给太湖区和惠州两边的苏家送信,用这种方法,苏东坡得以和家庭保持着联络。苏东坡的同乡道士陆惟谦,不辞两千里之遥,特意从四川来看他。

一代名士苏东坡苏东坡卒于一一零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他的一生虽命运多桀,但胸怀磊落,乐观豁达,浩气长存。他是个佛教徒,知道生命是某种东西刹那间的表现,是永恒的精神在刹那间存在躯壳之中的形式,但他却不肯接受人生是负担、是苦难的说法-----他认为那不尽然。从佛教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视人生、道家的简化人生,这位诗人在心灵识见中产生了他的混合的人生观。人生最长也不过三万六千日,人生的每一刹那,只要连绵不断,也就美好可喜了。他的肉体虽然会死,他的精神在下一辈子,则可成为天空的星、地上的河,可以闪亮照明,可以滋润营养,因而维持众生万物。所以,生命毕竟是不朽的,美好的,所以他尽情享受人生。这就是这位旷古奇才虽受尽人间摧残蹂躏却能乐天知命的奥秘所在。

人的生活也就是心灵的生活,这种力量形成人的事业人品,与生而俱来,由生活之遭遇而显示其形态。正如苏东坡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所说: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此理之常,无足怪者。

苏东坡虽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

蒸汽流量计工作原理

重庆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摩擦磨损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