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万圣节死灵归来

发布时间:2019-04-16 16:31:19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恰逢李督军五十大寿,江南一带的商贾和军政要员齐聚一堂为他庆寿。

此时西洋文化已传遍中国,京剧作为中国的国粹,在寿宴上自然少不了,可李督军是留洋归来的海派,自然也得弄点西洋的玩意出来耍耍。这不他手下的张副官为他请了个西洋马戏团。

随着一曲萨克斯独奏的《夜上海》响起,西洋马戏团的演出拉开序幕

宴会办在督军府,依着李督军独霸一方的势头,来给他庆寿的人已将督军府门槛挤破。

马戏团的表演一开始,更是座无虚席。

李若雨是李督军的掌上明珠,刚从德国留洋归来,花样少女,赶上这样的热闹自然不甘心呆在屋中。

伴着人流,李若雨挑了个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将台上的表演尽收眼底。

随着训兽师的表演结束,几个小丑抬着一个巨大棺材上场。

那棺材漆着黑色的漆,棺盖上刻着中世纪的图案,上面摆着个巨大的十字架。

那棺材一出场,李若雨只觉一股寒气袭身,她说不出哪里不舒服,隐约间只觉一个男子正盯着她望,那男子金发碧眼,身躯高大魁梧,着一身中世纪军官服,那军官服上贴着一个金色勋章。从质地看,那勋章竟是纯金的,料想那男子的身份定是不一般。

男子面色苍白,嘴唇却腥红如血,突然间男子翕开了嘴,腥红的嘴里不时露出两排锋利的尖齿。尖齿森白坚固如铁,不时发出金属般的森冷,嗜血腾腾的吓得李若雨尖叫起。

“小姐你怎么了?”丫环觉她异常问道。

“那个……那个不能打开!”李若雨指着舞台上的棺材道。

李督军闻声步来,见李若雨一副恍恐不安样,笑着说:“不过就是个道具又不是真的棺材,怕什么?”

李若雨吸了口气,再看舞台上仍在继续表演,一个小丑开始揭开棺盖上的十字架,她被惊出一身冷汗,再看不下去。

父亲,雨儿有点累先回屋里!”

李督军见她面色煞白,真像被吓到了一般,不由摇头道:“亏你还是留过洋的,这玩意儿也怕!”

“不是的父亲!这棺材我似乎在哪见过?可是又说不上个具体?对了,父亲,今天可是西方的万圣节,万事要小心!”

“什么万圣节!那是洋人的节日,这是中国,就是阎王老子他来了,你爹也不怕!行了你回屋里去吧!”

李督军朝李若雨摆手,示意她别搅他的局。好好的寿宴,被她这么一惊一乍,连他自己心里都起了毛,手一摸,不觉将腰上的枪摸了出。

“妈的!老子有这玩意,管他哪里来的,只要来了就统统毙了!”

说时又回到座位。

此时台上的小丑已将棺盖上的十字架取走,棺盖被完全打开,一团白雾从棺里漫出,瞬间弥漫了整个舞台。

那白雾越漫越浓,一点点将整个督军府都包裹在它的阴暗之气中。

李督军不禁打起冷颤,望着那棺材蹙眉道:“什么玩意,故弄玄虚了半天也不见有个名堂!张副官你上去瞧瞧!”

那张副官领了命,大步跑上舞台,见那小丑一动不动地站在棺木边,像失了魂的木头一样,他用手推了推。

“喂!怎么忤在这半天不动,没看见督军在发火啊!”

那小丑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却道不出一个字,两只眼睛左转转右转转,最后死死盯在那棺材里。

张副官顺着小丑的目光往棺里一瞧,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半天才呼出:“有……鬼……啊!”

张副官叫声极大,那声音很是惊慌,哪知话刚出口,只觉一串阴风窜出,一个金毛妖怪张着腥红大嘴,狠狠朝他脖上咬去。

张副官两只眼珠翻着白眼,瞬间变作一具无血尸体,软软地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在座宾客早已吓得四处逃窜,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李督军这才发觉出了事,府里果真闹出个洋鬼子,看那鬼刚才嗜血如命的样,像是西方传说的吸血鬼,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举枪喊着要杀鬼的,此时连持枪的手都在抖。

“砰!”终于有个士兵朝那吸血鬼开了一枪,然而子弹落在吸血鬼身上如同雨点,根本伤不到吸血鬼。

更多的士兵涌来,抬起机关枪狂扫。

“哒哒哒!”的枪声划破夜空,久久不能散去。

李若雨听闻枪声再次跑了来,见那吸血鬼一身是血地站在舞台上,脚下倒了满满一地的尸体,那些小丑早已被他吸干了血,连同张副官也没能逃过。

李若雨的心揪得紧紧,她信奉基督,在德国时,每周都要去教堂做弥撒,那教堂的神父还送了她一个十字架,说她与主有缘,这个十字架戴着能得到主保护。

李若雨还真把十字架戴在了脖子上,这也就是吸血鬼不能近她身的原因。

李若雨知道被吸血鬼咬后不久也会变成吸血鬼,如此众多的吸血鬼在,谁还能逃得过?

“乌兰!我回来了!”忽然舞台上的吸血鬼睁大一双碧绿莹莹的双眼对李若雨唤道。

李若雨一个劲地摇头,眼前却浮现出一副元朝幻景。

公主乌兰在各国进贡的队伍中,发现一双碧绿莹莹灿若宝石的眼睛,当下指着那名奴仆道:“父王我要他!”

世祖忽必烈太宠这个女儿,见她想要个奴仆也就依了她。

后来,乌兰的婢女将那异国男子带给乌兰,后来才知这名男子叫莱纳斯,属阿雷曼人贵族后裔,只因反对他们的君主被通缉,不得以逃往高丽。

高丽王迫于元朝的国力,不得以又将他进献给忽必烈,最后到了乌兰手里。

乌兰与莱纳斯日久生情,却被元朝人指点,说莱纳斯是异国来得妖人,配不上他们的公主。

有一日宫人趁着乌兰不在,偷偷给莱纳斯的食物里下了巫师配的药,莱纳斯昏迷不醒地被活活封进一口棺木,随后那棺木被放置大海,顺着海流在海上飘了一千多年。

直至五百年后,一个基督教徒发现了这具棺木,怕后人失手打开,便将在棺木上放了个十字架,由此让棺中的灵魂永远沉睡。

可是一年前,这具棺木却被一支西洋马戏团发现并打捞起。

那马戏团团主,看着那棺木里的人栩栩如生,便将棺木偷偷藏在马戏团里,直至一天夜里,那马戏团主发现棺里的人竟然还活着,只是比较虚弱,他便灵机一动,动起了这个起死回生的魔术,岂知今日恰逢万圣节,莱纳斯被收去的魂魄被召了回,他真正的苏醒了。

现在的他是一个吸血干尸,万年不腐,他醒来的头件事是进食,然后去找他的乌兰。

“乌兰!我的爱!我是莱纳斯,我回来了!”莱纳斯才李若雨伸手。

“这不是真的!”李若雨泪如雨下。

眼见莱纳斯朝李若雨飞来,李督军再才忍不住抖着手,扣动板机,子弹瞬间被推进枪膛,眼看就要射出。

“不要啊父亲!”李若雨惊呼道。

因为有了乌兰的记忆她有些不忍心,纵是知道子弹根本就打不穿吸血鬼,她还是为莱纳斯担心。

就在这时被莱纳斯吸去血的那帮人,一个个摇晃着血淋淋的脑袋,朝众人拥来。

李若雨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放过他们,我跟你走!”李若雨对莱纳斯道。

莱纳斯想了想,眸光落在李若雨脖子上的十字架上。

“扔掉它!”

李若雨想了想,莱纳斯这么怕这个十字架,莫非这十字架能克制他。

“好!我把它扔了!你放过它们!”

李若雨说着将十字架摘下扔在了一边。

莱纳斯示意那些吸血鬼停下,一阵风似地朝李若雨飞来。

李若雨知道莱纳斯不死,这个世界绝不会安定,纵是前世爱着他,可是现在的他已是魔鬼,万圣夜他回来了,可是她却不能看着这个世界因为他被毁。

“莱纳斯!”李若雨冲他呼道。

手却趁着莱纳斯不注意,拔下头上的银簪紧紧攥在手里,等莱纳斯一靠近,朝他脖子上狠狠刺去。(完结)

查看更多:《万圣节鬼故事

饭店工作服

文化衫定做价格

酒店工作服女

上班的工作服

条纹工作服

工装订做

农庄工作服

服装生产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