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锌铝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锌铝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赛维遭起诉暴光伏信贷危机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2:22 阅读: 来源:压铸锌铝件厂家

11月21日,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公司因为1笔亿元信贷资金到期无法清偿,被上海农商银行告上法院,被称为中国光伏业“债务违约第一单”。

而这只是中国光伏业信贷危机的冰山一角。虽然近期“扶持新政”密集出台,但笼罩在光伏业上的寒意并未散去,不少企业仍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信贷危机难解。业内专家认为,光伏产业要走出寒冬还需要一段时期,银行业应在遵循经济规律的基础上,设法支持光伏企业发展,而不是“雨中抽伞”,让中国光伏企业“腹背受敌”。

违约 银企诉讼第一单

上海农商银行和赛维LDK的这笔逾期贷款金额为1亿元左右,是2011年三季度给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苏州)有限公司发放的流动资金贷款,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担保。债务逾期后,银行一纸诉状将赛维告上法院,企业与银行沟通希望能够撤诉,但是截至21日双方尚未达成和解,进入开庭审理。

从年中巨亏、债券评级遭下调开始,关于赛维债务违约的传闻就不断,但经银企协商,赛维成功让大部分债权银行对到期贷款进行续贷,此前一直没发生债务违约事件。10月21日,赛维一份4亿元的短融券也如期兑付,解除了市场对赛维出现首笔债务违约的担忧。

此次诉讼既有必然也有偶然。受行业困境影响,截至2012年9月30日,江西赛维短期银行借款8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亿,长期借款32亿,总计超过150亿元。赛维的现金流也极为紧张,同期经营活动、投资活动、筹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8亿元、-5.5亿元、-2.4亿元,江西赛维的现金流频频告急。

在此情况下,赛维寻求游说贷款行在贷款到期后进行续贷,以维持其现金流和未有违约的信用记录。赛维2012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其借款取得的现金为206亿元,同期偿还的借款为208亿元,两者大致相当。

赛维LDK首席执行官、总裁佟兴雪说,这笔贷款到期前,公司也与上海农商行方面进行了沟通,希望银行方面理解企业经营困难,抽走资金将对企业经营造成种种影响,希望给予续贷支持。但上海农商行方面考虑到自身债权不大,不会对赛维经营造成太大影响,最终决定不再续贷,提出让赛维偿还贷款本息,贷款逾期便一纸诉状将赛维告上法院,成为危机中的中国光伏业债务违约第一诉。

记者电话联系了上海农商行一位负责人,但他未接受采访。据了解,除了这些银行本身经营压力,还有一个原因是主要贷款行组成的赛维债权人委员会没有小债权银行参与,直到现在一些小债权银行也未参加过相关会议,感觉不太透明,受到歧视。中小银行在给予赛维贷款后,想要了解赛维也只能通过公开渠道,比如业绩报告和新闻报道。

寒冬 光伏业信贷危机难解

近期,国家密集出台了一系列“光伏新政”施救光伏业,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使得光伏业初现曙光,但赛维和上海农商行的此次诉讼表明,我国光伏业,现已冰冻三尺,寒冬依然。特别是行业许多龙头企业沉重的负债,紧张的现金流,正成为可随时引爆企业危机的引线。

10月19日,赛维与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购买协议向其定向增发19.9%股份,通过股权融资应对困难。此后,公司还采取措施化解债务、终止长协、获得赔偿,并先后与平煤神马集团旗下平顶山易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成立“平顶山易成新能源有限公司”,与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开发和建设太阳能光伏电站,与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在多晶硅光伏产业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这一系列的努力也正在奏效。11月初,记者在位于江西新余的赛维公司总部看到,公司大门口挂起了欢迎中国银行总行某副行长前来考察的横幅;公司行政大楼仍如往常正常有序,其硅片车间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据介绍,开工的生产线也已从此前的3条增加到了7条,开工率已由前期20%至30%升至约50%。

但不容忽视的是,危机并未真正解除。11月19日,江西赛维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本月16日收到来自纽交所(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因其股票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每股1美元,已不符合纽交所的上市标准。若在宽限期内无法使股价重回1美元以上,江西赛维则将从纽交所退市。

而这并不是个例。据记者了解,仍有60%左右的江苏光伏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数据显示,截止今年6月末,尚德负债率已高达85%,阿特斯阳光电力、泉林电子负债率也均在80%左右,有些中小光伏企业甚至连利息都很难付清。

为了降低债务风险,除对个别龙头企业集团内核心成员及低风险贸易融资业务外,不少银行金融机构对该行业授信业务已不采取信用方式,如农行对经营滑坡明显的赛维LDK已完全退出;中行实行“名单制”管理;进出口银行南京分行等机构已将光伏行业贷款风险分类下调至关注类。有部分中小银行明确对光伏企业只收不贷。

“光伏企业目前面临的不止一家银行的债务问题,上海农商行退出的话,则有可能引起其他银行的效仿和跟风,从而引爆企业的债务危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

解决 银行能否审慎地雪中送炭?

债务违约,企业经营失误、信用下滑是首要责任。赛维曾经是银行的座上宾。在赛维的主要贷款银行中,不但大型国有银行、政策性银行悉数入列,一些股份制银行也跻身其中。2011年3月的一份数据显示,赛维获得银行授信254亿元,实际使用额度152亿元。

南昌大学太阳能光伏学院院长周浪说,此次上海农商行把赛维告上法院,商业上是合理的,法律上是合法的,但也出人意料。光伏业景气的时候,银行竞相向光伏企业放贷,给予高额度授信,不够慎重;行业不景气的时候,一些银行想方设法抽走资金,既是自我保护又让企业觉得有点不近人情。

尽管我国光伏企业目前困难重重,但能源危机的长期性表明,光伏前景依然美好。作为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光伏业由于发展迅速威胁到了一些发达国家的利益,正在受到欧美国家的围剿,尤其是重点打压国内一些有技术实力和规模的大型光伏企业。长期从事光伏研究的周浪说,金融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依然任重道远,银行在擅长锦上添花的同时能否谨慎地雪中送炭?银行业应在遵循经济规律的基础上,设法支持光伏企业发展,为其营造良好融资环境,防范重点企业资金链断裂。

江苏银监局局长于学军也认为,现阶段,光伏产业面临的困境和市场调整还可能持续一段时期,各银行需加强沟通,避免信贷“急刹车”、“一刀切”,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此前商务部、国家能源局、财政部、工信部等四部委和36家银行机构代表在保定召开的交流会上,也基本达成一致,对光伏企业要“保大弃小”,增强竞争力。其中在信贷方面要实行差别化政策,对优秀龙头企业继续给予支持,适当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帮助企业渡过危机。但对不具备竞争实力的企业,则要尽快压缩存量贷款,不在审批新增授信业务。

郑州银屑病医院

包皮下有白色的东西

慢性前列腺炎做手术需要多少费用郑州男科专家告诉你